發表期刊:2017年底的《中德可持續養老建設案例及合作》

作者:上海棲城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合伙人 管軼群


摘要:


中國由于其廣闊的地域特點、多樣的民族構成、豐富的風俗習慣、巨大的社會變革,造成當今的中國社會愈趨多元,傳統單一化的養老社區模式已經難以應對日趨多元的社會需求。文章從對社會多元化的現狀與趨勢分析入手,提出面向未來的養老社區設計策略。




多元化社會對養老社區的影響



1


家庭結構與盡孝觀念的多元


在過去,人和空間的關系是非流動的,人們通常選擇終老是鄉。直到今天,傳統家族觀念仍然存在,但改革開放的新機遇,及城市化帶來的空巢家庭,使文化呈現斷裂態勢。青年人遠走他鄉,老人留守,鄰里相熟的群落生活被打破,家庭結構持續走向小型化。與此同時,許多新世代開始選擇丁克、不婚的新模式,單身經濟或將盛行,家庭結構呈現多元化。


與之相伴的是觀念變革,人們從葉落歸根,到家族子女輪次照料老人,再到老人離開家庭進入養老機構,形成規模化的養老社區。當重心由綿序性的家族向小家庭轉變時,秩序的解構使得對孝的觀念、實踐也不再單一化。反哺式的親身照料不再是唯一符合道德標準的選擇,養老社區等將青年人與老年人的贍養關系賦予了多種新意義、新方式。

 



2

 ▼ 

生活方式與消費的多元



1.消費觀念轉變


在過去幾十年中,經濟推動著觀念的變革和消費社會的成型。信用消費,商業保險成熟,保障制度完善,新媒體興起,無一不在沖擊著人們口袋里的金錢選擇,代際間的消費觀念差異拉大。


同時,隨著平均受教育水平提升,老人自主選擇能力增強。從企業角度,員工的健康和養老也是公司戰略的組成部分;收入的增長使目前養老服務的使用者和未來五十年邁入老年的人擁有截然不同的平均支付能力。離婚率、單身率走高的當下,二十代的青年人已經在準備養老投資,保健和醫療成為資金的重要流向之一。在未來,老人或不再繼續被動等待,而是主動消費。

 


2.生活方式多樣


目前已有旅游、禪修等多樣化老年生活場景,可能性遠多于從前,選擇不再局限于一方天地。未來幾十年,老年生活將更加多樣。對經歷千禧年新機遇的老人來說,他們或從退休后照顧家庭的單一生活重心,轉變為自我實現與貢獻社會雙主軸生活模式。


此外,在物聯網及人工智能的浪潮中,家居智能化,可佩戴設備普及,養老方式或許會實現私人訂制。尤其立足未來養老時,大數據與智能化將是特征之一,這一趨勢也將為養老提供多種新思路。

 


3.同代個體差異


當下,后工業時代的焦慮感充斥日常生活,貧富差距增大,信任危機加劇,電子屏后是差異不斷顯著的個體。自媒體讓更多人獲得表達機會,價值觀由單向走向多元,人們開始擁抱不同。同代中的不同個體,對養老方式的選擇也差異顯著。同代人群,或規劃享有精準養老服務,或歸園田居(城市空心化),或堅持素食鍛煉到高齡。這種多層次切面來源于時代選擇,與過去老人的單向選擇截然不同。養老服務的提供也當遵循并不斷適應多樣化,當改革開放后出生的這代人開始步入養老時,也必將更加多樣。

 



3

 ▼ 

地域差異


1.城鄉二元結構


自城市化高速發展以來,城鄉二元所帶來的變化,使城鄉老人或面臨極為多層次的養老方式。鄉村中,仍有許多老人由土地維系著對禮俗的尊重,由于相對落后的生產力水平,嘗過生活的苦澀,對老年生活的需求更偏向簡單集約。勞動力流失、相應養老設施的缺乏,也是鄉村養老亟待解決的問題。


而經歷過教育普及,在改革浪潮中涌向城市的人群,則會在相對較高的經濟水平下,對生活、養老有更多的探索,從鄉村所攜帶的生活方式、理念與都市生活相碰撞,產生不同的需求,但人口開始溢出的大型城市如何合理接納老人和面對老齡化問題也是一個挑戰。

 

2.其他地域差異


地域性差異不僅存在城鄉結構中,不同省份的人口結構、人口流向、經濟發展水平、城市化進程差異,對標著勞動力結構和觀念的差異,以及養老服務提供能力、老齡人群消化能力的差異。這種參差不齊的發展水平,造就了養老社區在地域上的多種多樣。例如設施完備的養老社區已可以接納較多客戶進行養老,而在觀念相對不夠開放的地區,極重的傳統觀念,以及多孩童的家庭模式,限制了人口的外流,也是機構養老所面臨的挑戰之一。

 


 

養老社區設計策略


在高度多元的社會背景之下,養老社區的設計與建設必須跳出傳統思維,激發更具開放性的討論和合作模式。以下幾點對于設計策略層面的思考,不僅僅是對現狀的被動應對,更應該看做是面向未來的積極嘗試。




1

使用者導向與使用者參與


當下的養老社區設計流程中的利益相關方主要是投資方、建設方、設計方和運營方,投資回報優先、成本優先、效率優先等觀念是控制整體項目發展的主導因素,對于使用者——老人的關注主要停留在被動型的需求滿足層面上。使用者在項目進程中的缺位狀態可能導致項目缺乏視角完整性和市場的應變能力。


因此,一種基于使用者視角的設計方法顯得尤為重要,旨在保持一種以使用者——老人為核心的設計價值觀。設計師在設計過程中時刻保持與老人的“共情”能力,從“觀察者”轉變為“參與者”。對于各個利益相關方,可以尋找合適的時機進行基于老人視角的項目路演,也可以邀請老人代表參與討論,甚至共同尋找富有創意與成效的解決方案。

 



2

 ▼ 

更加“包容”的設計


設計的包容度是為了適應更廣泛的用戶生活習慣。一個“寬容”設計理念下的養老社區,良好的無障礙設計是重要的基礎。但一個出色的無障礙設計,不僅僅是簡單的扶手加坡道,它首先是一個連續而完整的系統,其次還需要針對不同的使用習慣和空間特點做出多種的應對策略


此外,一個“寬容”的養老社區,需要賦予生活空間更多的多樣性、靈活性與成長性。多樣性的空間環境的營造是提供更具個性化服務能力的基礎,它讓用戶具有了更加多元的選擇可能。但任何針對功能空間的提前設定都會在運營階段接受現實的挑戰,空間被閑置或者不足的現象幾乎比比皆是,所以讓空間具有一定的靈活性或者彈性是具有非常現實的價值。我們往往會在不同的功能空間之間設置“緩沖區”,留出成長的空間;或者采取“通用空間”的設計手法,實現不同應用場景的切換。




 3

 ▼ 

鼓勵獨立生活的空間環境


傳統的養老服務與空間設計主要圍繞如何“幫助”(helping),我們提倡這種理念可以逐步向“支持”(supporting)轉變。支持型的設計理念在于鼓勵老人盡可能的獨立完成動作,由被動的接受幫助變成更加積極自主的生活方式。這就激發我們重新思考例如服務空間與被服務空間之間的關系,無障礙設計的介入程度等問題。


與此相關的理念也包括“就地養老”(Aging in place)的方式,它也是居家養老方式在養老社區的一種延伸。盡可能讓老人在熟悉的生活環境里老去,減少不必要的環境改變。因此需要做出更加“包容”的環境設計,也對運營管理提出了全新的挑戰。

 



4

 ▼ 

“村落”視角下的空間組織結構


當下的養老社區更像一個封閉管理的生活小區,公共配套設施集中布置,空間形態相對單一,造成老人每天“會所”與“家”之間兩點一線的生活方式。


我們提出用“村落”的視角來組織社區的空間和功能。村落,特別是中國的傳統村落具有以下幾個典型特點:明確的領域感,相對模糊的社區邊界,多層級的公共空間形態,自發形成的非正式的交往空間,與自然的高度融合,穩定的鄰里關系,強烈的集體意識等等。


由此帶來我們對養老社區的全新思考。我們能否創造更加豐富的空間組織結構,提供更加豐富的生活體驗;能否將服務設施從會所里面解放出來,呈現“集中+分散”的分布狀態;能否重新定義社區的物理邊界、社會邊界與經營邊界。這種類似城市設計視角的方式不僅僅針對大型的社區,對小型養老機構內部空間組織也有深刻的啟發作用。

 




5

▼ 

地域特點與文化屬性


關于地域特點的設計表達不僅僅體現在對區域的氣候條件、周邊環境、本土建造工藝及材料的尊重,也是對本土生活方式的尊重。同時對于老人來說,這更是一種對他們熟悉的生活經驗的延續。我們經常會嘗試去尋找每個項目所在地的典型社交場所與形式,廣東的早茶文化與茶餐廳,成都的棋牌文化與茶館,東北的洗浴文化與公眾浴室,上海的西式社交與咖啡廳等等。當然,對于老人宗教信仰的尊重與設計響應也是一個重要的課題,除了在社區內設計不同的宗教集會場所以外,甚至可以想象一種專門針對共同宗教信仰人群的老人社區形式。如果從共同文化或者宗教背景的人群的視角出發開展設計,必將迎來更具特征與創新性的養老社區形式。

 



6

▼ 

高度整合的智能化平臺


對于高度多元化的養老社區,為了充分的滿足老人個性化的需求,傳統的管理模式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如何在有效控制整體運營成本的同時提供更加優秀的服務響應?現在的互聯網技術、物聯網技術及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為我們提供了全新的服務視角,同時也引發我們對設計本體的重新思考:高度離散狀態的空間組織是否可能?空間的使用效能是否能與時間分配相協同?空間的靈活改變是否變得“可預期”?

 


結語

我們處在一個時代變革的大背景之下,國家提倡的開放包容的核心價值也必將滲透到未來我國養老社區的設計中,我們也必將用更加包容的心態來迎接多元社會的機遇與挑戰。



參考文獻:

[1] 費孝通.鄉土中國[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P29-41.

[2] 成伯清.格奧爾格?齊美爾:現代性的診斷[M]. 杭州:杭州大學出版社,1999:P81-91

[3] 村田裕之.超高齡社會的消費行為學[M].臺北:經濟新潮社,2015:P3-6

[4] 管軼群.為人人共享而設計[J].建筑技藝,2014,第3期:P50-55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